当前位置:百利宫app下载>百利宫官网下载>新环保法罚款细则,“ETF换购减持”的缘起与幻灭

新环保法罚款细则,“ETF换购减持”的缘起与幻灭

2020-01-09 10:42:19 浏览次数:4968
  

新环保法罚款细则,“ETF换购减持”的缘起与幻灭

新环保法罚款细则,如果要评选2019年公募界的“网红”,非ETF换购莫属。今年频出的百亿ETF背后,被减持新规困兽两年的大股东减持的心思,在指数基金发行换购的浪潮中得到一时的解脱,然而,一则窗口指导传闻,让这个念想再度“幻灭”。

11月1日,有媒体报道,证监会对于上市公司股东超额换购公募ETF大额减持,以至于净值大幅跑输基准的情况,已经出台了相关窗口指导,具体要求是:成立时股东所换购的比例不能超过上市公司在该ETF所跟踪指数的权重,同时换购股东要遵守证监会对于减持的相关规定。

而这则“窗口指导”出台的背景,或源于汇添富中证800 ETF募集阶段接受大量ETF换购投资者,而成立之后净值大幅落后追踪指数有关。

一般来说,ETF基金在成立之后如果持有超额股票权重,会选择卖出多余权重股。而一旦多余权重股比例过大,给相关个股带来巨大抛压,ETF净值就会偏离落后于追踪指数。

分析人士认为,如果这一新规出台,对于大股东想要通过公募ETF换购来减持这一通道将被禁止,而对于基金公司来讲,如果不接受大股东的超额换购,那么规模将变小,小规模的ETF不足以覆盖其成本,自然而然会减少相关ETF的发行。

作为上市公司大股东,既想减持套现、落袋为安,又不想直接冲击股价、承受骂名,ETF成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“答案”。

事实上,2011年第一例ETF换购,上市公司股东换购的目的即是减持套现。

当时ETF换购是个“新物种”,上市公司股东还没有意识到其“益处”,不过2017年5月监管发布减持新规之后,那些一心想要减持套现的股东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将尘封已久的ETF换购捧上“C位”。

减持新规之后,ETF换购风潮在2018年迅速升温,并在2019年疯狂,有一句老话说的好:“上帝欲使其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。”

//

缘起

//

对于ETF换购,大部分投资者既陌生又熟悉。陌生的地方在于普通投资者难以接触大额ETF换购?熟悉则是近期ETF换购减持的套路被“刷屏”。

而这个被监管摁住喉咙的减持套路的“鼻祖”,源于一家上市公司——回天胶业。

2012年2月,回天胶业发布了一则“离奇”的减持公告,公司描述其第二大股东大鹏创投竟然在半年前的9月15日,通过换购ETF的方式,变向减持了97万股回天胶业。

须知,半年前的8月,恰逢大鹏创投集中减持回天胶业股票。而回天胶业披露了大鹏创投集中竞价减持,大宗交易减持,唯独没有披露这97万的ETF换购。

这则迟到半年的减持公告没有披露其“迟到的原因”。而直到四年之后,2016年9月,回天胶业在其披露的监管函中得到了解答。

根据2016年9月披露的《监管行为》,2012年2月20日至2012年2月21日,大鹏创投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出售所持有的回天新材共260,000股,占总股本0.2462%,因操作失误买入回天胶业共49,500股,占总股本0.0469%。

这笔短线交易的初衷已经不为人知。但由于这笔短线交易的存在,回天胶业被迫要求自查大鹏创投过去半年的减持情况。而这起ETF换购,其实是被“拔起萝卜带出泥”。

如今,大鹏创投这家公司早已经被连续出示严重经营异常,连大股东都已经被吊销营业执照。然而没有人能够预料,若非这个大鹏创投“误操作”,也许没有那么多上市公司知道这个“套路”,亦或者普通投资者可能至今都被大股东的ETF减持套路蒙在鼓里。

//

扩散

//

距离第二例ETF换购出现,在第一例被公之于众之后,仅仅过去了2个月时间。

2012年4月26日,海康威视的第三大股东新疆威讯以所持股份600万股(占总股本0.60%)换购华泰柏瑞沪深300ETF。

正当ETF换购这个新事物萌芽,2013年南方基金因“换购门”遭证监会处罚,刚萌芽的ETF换购被掐灭,至此,ETF换购被“尘封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17年5月监管发布减持新规,大股东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“开心”减持了,但是大股东减持是“刚需”,自古有需求就有供给,被“尘封”的ETF换购开始派上用场。

戏剧的是,2018年,A股一路向下,上市公司股东也没有了减持的欲望,都在忙着稳股价,自然,本该大派用场的ETF换购表现出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无奈。

而2018年规模较大的一笔ETF换购是中国石油集团以合计11.33亿股的A股股份分别认购博时基金、华夏基金和银华基金发行的央企结构调整 ETF份额。

2019年,A股触底反弹,一路高歌猛进,从年初的2500点一路上攻至4月份的3288点。光今年上半年涉足ETF换购领域的A股上市公司就已多达12家,超过了之前年份换购之和。

根据相关数据统计,截止10月31日,已有超50家上市公司大股东实施了换购ETF的动作,或公布了换购ETF的计划,其中规模较大的几笔换购涉及金额均达到数十亿。

具体而言,今年5月,中兴通讯、中国石油大股东换购工银瑞信沪深300ETF合计逾42亿元,占该基金首募规模60%以上;今年6月,中航系旗下7家上市公司换购富国中证军工龙头ETF,合计换购金额逾38亿元,占该基金首募规模的50%以上。

2019年9月,大家人寿将持有的10.38亿股中国建筑股份换购成博时、嘉实、广发旗下的3只央企创新驱动ETF,合计换购金额约60亿元;此外,大家人寿还在9月将持有的1.96亿股万科A股股份换购成了平安中证粤港澳大湾区发展主题ETF的基金份额,对应换购金额超过50亿元。

2019年10月9日,汇添富中证800ETF发布合同生效公告,认购总规模为66.01亿元。有投资者反馈,汇添富中证800ETF自今年10月8日成立以来,截止10月18日,跌幅超4.6%。同期,跟踪标的中证800指数张0.7%。而主要原因可能是超额换购所致。

根据公司公告,超额换购的三只个股分别是深科技、白银有色、福斯特,在中证800的权重合计0.1%,但合计换购金额超9亿,占总规模约14%。

//

套路

//

换购是指在ETF发行期间,投资者可以用一只或者几只成分股来换取ETF基金份额。与用现金认购基金份额的模式相比,换购方式是用手中的成分股换取基金单位,相当于“以物换物”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换购只能在基金发行期间进行,当基金成立、上市之后,就只能按照基金公司每天公布的清单中的一篮子股票来申购了,清单公布的一篮子股票有几十上百只,准备起来十分不方便,而且涉及到的金额动辄几十上百万,参与门槛很高。所以,换购需要抓住特定的交易时间段。

在ETF成立后,跟踪指数的成分股有其合理的权重,如果其中某一个或多个上市公司换购超标了,ETF会出现跟踪误差,此外,如果超标股票流动性太差,还会出现较大的冲击成本,可能会超过换购总体收益,造成基金净值损失。

而与主动管理基金不同,ETF基金的使命就是尽可能拟合对应指数,跟踪误差大是ETF的致命伤。一旦出现超额换购,对ETF净值的冲击可能更大,对其他基金持有人是不公平的。

//

双赢?勾结?

//

缘何上市公司股东换购ETF日渐成风?根据相关人士表述,相比于直接减持,换购ETF不仅费率低而且减持无需公告。

一般来说,持有ETF成份股的股东可以用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换购该ETF份额,然后该股东再通过卖出换购的ETF份额完成套现减持。由于交易ETF时不需要再发布减持公告,也不再需要受到“任意连续90日内通过竞价交易减持股份的比例不得超过1%”的政策限制,更为自由。对于上市公司来说,大股东不公开减持、不直接卖出股份,也就减少了造成公司股价波动的可能,比直接减持对二级市场造成的损失要小。

根据基金公司相关人士表述,对于基金公司而言,换购的是大股东,一般规模较大,即便换购后续可能面临减持,但大部分基金公司对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换购需求还是持欢迎的态度。而且换购ETF有利于做大基金规模,并且“狠赚”一笔。

一位公募基金总经理直言,“公募面临的发展环境越来越严峻,前有银行理财产品分流货币基金,后有银行理财子公司的潜在威胁,再加上某些重要政策还可能面临调整,这时候还要对客户的需求挑三拣四,显然是不合适的。”

实际上,2019年已经有多起上市公司股东拿股份换购股票ETF份额后不久基金份额便开始萎缩的情况发生。

今年6月,中航系旗下7家上市公司换购富国中证军工龙头ETF,合计换购金额逾38亿元,占该基金首募规模的50%以上。

富国中证军工龙头ETF成立于7月23日,份额为72.02亿份,截至9月30日份额缩减至58.32亿份,份额也缩减了19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关于超额换购引发的问题已经引起监管层的关注。

近日,根据相关人士透露,证监会对于上市公司股东超额换购公募ETF大额减持,以至于净值大幅跑输基准的情况,已经出台了相关窗口指导,具体要求是:成立时股东所换购的比例不能超过上市公司在该ETF所跟踪指数的权重,同时换购股东要遵守证监会对于坚持的相关规定。

如果这一新规出台,对于大股东想要通过公募ETF换购来减持这一通道将被禁止,而对于基金公司来讲,如果不接受大股东的超额换购,那么规模将变小,小规模的ETF不足以覆盖其成本,自然而然会减少相关ETF的发行。

或许不久,ETF换购将再次被“尘封”。

最热新闻